古龙频道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12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王冦

杀人者的世界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王冦 发表于 2019-8-10 08:4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王冦 于 2019-8-10 09:08 编辑

十一
        黄昏了,红枫遍布的山林里升腾起一股炊烟,袅袅娜娜飘上半空。
        林间一株株参天的大树如长刀利刃插入晚霞的云彩中。倦鸟开始归巢,停在树梢枝头,辗转啼唱着。
        二尺宽的小溪从山的顶端蜿蜒而下。猎户挑着野味,呼唤着爱犬朝林外的方向回家。
        在林的深处,一座简单古朴的小木屋。这炊烟正是从木屋顶上的烟囱里飘散出来的。
        红莲备了一桌子的菜,松鼠桂鱼、酱爆牛肉、凉拌鹅掌、糖醋排骨,以及一屉竹节馒头。
        她坐在梳妆台前,用一把牛角梳仔仔细细梳通自己的秀发,点一点殷红的丰唇,最后执起眉笔,小心翼翼的勾勒玉娥。
        当她完成一切的打扮后,她打开一个胭脂盒,从里面取出一小包粉末。她捧在掌心里,端详了良久,终于下定决心,一股脑儿导入熊熊燃烧的火炉当中。灼热的火苗,遇到这种粉末,一下子仿佛被激怒一般,窜出三尺高,绽放出妖冶诡异的蓝绿色。
        红莲踱步来到窗口,注视着远方被落叶覆盖的小径。她心中有一丝厌倦,却也有一丝渴望。三年了,她终于大仇得报,她恨他,恨他大言不惭的告诉自己是凶手。但在恨意中,还有一种别样的情绪。当他得知他时日无多时,她忍不住要掩面而笑,却发现眼角留下的是苦涩的泪痕。
        砰地一声,门被撞开。红莲惊弓之鸟似的转过身子。
        一个黑色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,结石壮硕的如同一座黑塔,黑衣黑裤的劲装,黑口黑面的无情,黑得泛着油光的肌肤,以及漆黑无物的宝刀。
        你是谁!你要做什么?
        早就听说花大少的相好是窑子里的头牌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一看到你,我就硬的像棍一样。
        还没等红莲反应过来,唐葬出手制住了她的六个要穴,同时一把撕下他的衣裤,露出白花花的躯体。
        唐葬将她抱向窗前,褪下自己的裤子,露出了那根笑傲于中原的阳具。他分开红莲的胯部,找到洞口,用手把玩了一会儿,器具猛然一挺,便捣入龙穴的花芯。
        愤恨交加的红莲准备咬牙自尽,一阵酸楚袭来,唐葬已经将她的下颌骨错位了。唐葬一把抓住红莲的乌丝,一手拍打着她白皙光滑的臀部,留下一个个通红的血印。
        老子的鸡巴又粗又长,尽情享受吧!好好看着我们怎么宰了他!

        花怒在狂奔,负伤困兽最后的挣扎!
        与卫戒一别之后,伏击与暗杀没有停止过,猝不及防!
        对于叛徒的剿灭,杀人者们如同看到腐尸的秃鹫,不遗余力,倾巢而出。
        花怒虽然守住了两波的攻击,但是自己也身负重伤。伤口如火烧般钻心的疼痛,腿则像灌入了沙子,每迈出一步都无比沉重。
        树林就在眼前了,隐约可以看见飘着炊烟的小木屋。花怒喘着粗气,以刀带杖,一步步逼近。
        就在此时,树林里窜出了十余名杀人者,将他团团围住。为首的正是和他有着手足之情的邵紫檀。他感受的到,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愤怒与怨恨。
        我的父亲,真是愚断!为了你牺牲自己,值得吗?!邵紫檀道
        如果我告诉你,我曾经的所作所为有一半都是错的,那么我认为值得。花怒道。
        你告诉我什么是对的?出卖与背叛?
        认清自己,改正自己的错误,这绝不是出卖和背叛,是对生命的尊重。花怒道。
        事到如今,你只能用死证明你的理念。邵紫檀出刀,他是一个很稳的人,他杀人从不着急,因为死的永远是其他人的命。这一次却例外,他焦急,暴裂,压制不住的怒火,他的刀如同撼动天地的风雷。而花怒则一改以往激进的打法,变得很稳很慢,他在对手的强攻下终于找到了破绽。
        快刀斩破空气,慢刃劈开尘埃,混沌不明的黑暗中出现了一道光!
        邵紫檀的喉头一甜,一口鲜血喷涌出来,他二指指向花怒,瞪着无神的眼珠充满质疑的倒了下去。
        邵紫檀带领的这些杀人者看到为首的被杀,愣了愣神。趁着这一间隙的机会,花怒拖着疲惫的身躯,纵身一跃,跃过杀人者的头颅,朝他们身后继续奔去。
        花怒深刻明白自己是没有办法摆脱死亡的困境,但毒发而死也好,被斩杀也好,死之前,只要还能看一眼红莲,只要一眼,便也满足。
        一里!
        半里!
        四分之一里!
        树木在眼前倒退,木屋的木头身上的年轮和伤痕都开始清晰。
        突然的瞬间,在花怒所经过的一株古树之后,闪出一个人——姜漫狂!
        他出现的刹那,白驹过隙似的拔出自己的刀——断弦一刀!
        他的先祖姜断弦,断弦尚需用三刀,而经过姜漫狂的改良,只需一刀!一刀必中,必中必杀,人如断弦!
        花怒还在疾驰,他已来不及架御姜漫狂的这一刀,他只求见红莲最后一面。
        刀很快,刀太快,快刀让人感觉不到痛处,仿佛这是被严寒的里僵硬的纸张轻轻割了一下。
        在木屋窗台上趴着的红莲,忍受着唐葬的凌辱,双眼热泪盈眶,却看到了匪夷所思的的一幕。
        浑圆的夕阳下,花怒在距离木屋三丈远的地方狂奔,而整个身体被拦腰断开。
        下半身的双腿还在往前奔跑,上半身的躯体却落在后面,血花从被斩断的残肢中喷洒而出,染红了树林里的落叶,苍树和黄土。
        花怒这才感受到撕心裂肺的剧痛,但他已无力再爬动了。一双浅蓝色的眸子歪斜的望着窗口的红莲以及另外一个黑色的男人,吐出了最后一口怨气
        他的五脏六腑散落在小溪中,被鲜红血水玷染的溪水,倒映着一片黄昏时分蔚蓝的天空。
eseng 发表于 2019-8-12 15:58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不是还有?

最近回了一趟老家,昨晚近12点才返回。今天才看到老王的文。
空间龟速,网页基本打不开,反复刷了好久才断断续续看下来。
老王居然花了长时间来排版,如此破天荒,可见用心之深。
故事很精彩,画面感很强烈。如果改编为漫画,一定很赞。
其实个人一直有个想法,将老王的暗黑风改编为传统武侠风......
老王码出的暗黑江湖,总是让我想起现实中的拳击世界......

 楼主| 王冦 发表于 2019-8-12 21:5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全剧终了。古今中外都一样。荒诞不经。
eseng 发表于 2019-8-12 23:04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种码字的快感,尤其是笔落文终之际,真的超越人性。
那种码字的孤独,挑灯伏案下的奋笔不辍,真的超越自我。
能享受这种快感和孤独的,越来越少了。
我很赞同老王所说的:一个人唯一能掌控的必须是他所擅长的,热爱的。
心中有野马,笔下有草原,我的世界我作主,不亦快哉。
人生不易,能自得其乐,也是一种幸运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古龙频道

GMT+8, 2020-10-27 14:04 , Processed in 0.041028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