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seng 发表于 2020-4-11 00:46:19

一门七进士 父子三探花

  取名是一门艺术。
  操,这个字当名很操蛋,这是通常意义上的看法。但是,姓曹的大拿就敢给后辈取名单字一个操——曹操,不低俗不下流,反而一股威严的霸气迎面袭来。
  寻欢,这么一个恶俗不堪的名字,居然还姓李,居然还出自书香门第。实在让人大跌眼镜。
  寻欢,你寻欢,你才寻欢,你全家都寻欢!

  大家都知道李寻欢的飞刀无敌,但是忽略了李寻欢他爹的勇气也是无敌的:让儿叫李寻欢,是需要多么大的魄力啊!

  其实这是古龙的魅力。
  明明一个LOW到爆的名字,在古大侠的妙笔生花之下,居然没有违和感,反而喧宾夺主占了C位,以致于有好事的书商再版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时,直接换上了《小李飞刀》的书名。
  古大侠打蛇随棍上,趁势推出飞刀系列来夺睛吸金。
  古龙太喜欢反讽了。
  叫正义的压根不正义,可伪善了;名寻欢的根本不寻欢,可专情了。
  这是古大侠一贯的风格。

  李寻欢这个毫无智慧的姓名被大家接受认可,是因为李寻欢这个人非比寻常。
  小李飞刀,例不虚发。
  这是江湖传言,验明真伪要付出生命的代价。前仆后继的江湖人用鲜血来标榜了这一传言不虚。
 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在百晓生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三的小李飞刀,压根还不是李寻欢的正配。
  耍刀扬武只是李寻欢不足挂齿的一个兴趣而已,真正安生立命的是他的文才,他可是探花郎啊。

  昔日的“李园”,如今虽已变成了“兴云庄”,但大门前那两幅御笔亲书的门联却仍在。
  “一门七进士,
  父子三探花。”
  李寻欢见到这副对联,就像是有人在他的胸口上重重踢了一脚,使得他再也无法举步。
  ——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

  每每看到此处,我都不禁寻思着古大侠是不是又喝飘了,怎么笔下的牛皮越吹越大了:一门七进士已经惊天地泣鬼神了,再来个父子三探花,名落孙山的才子们听了不喷血而亡真没颜面,五十才中举的范进不发疯真没有天理。
  事实上,古大侠并没有空穴来风,历史上真的有过一门七进士,而且还不是唯一。

  最广为人知的应该是苏门三杰和苏门四学士,据说苏门的这七个人全是进士啊。
  苏洵、苏轼、苏辙、秦观、黄庭坚、晁补之和张耒,每个名字都在历史文化长河中熠熠生辉。
  更让人称奇的是,苏轼的父亲苏洵是嘉祐元年(1056年)的探花,而苏轼是嘉祐二年(1057年)的榜眼,苏轼的弟弟苏辙是同年嘉祐二年(1057年)的探花,苏氏父子一榜眼两探花比李氏父子三探花更牛叉啊!
  事出反常必有妖,以上流言算是以讹传讹几成事实。
  事实是,苏轼的父亲苏洵一生都没有中过进士,嘉祐元年并不是科考年,探花之说更是胡说八道。
  事实是,苏轼也并没有高中榜眼,苏辙也不是探花,嘉祐二年的状元、榜眼和探花分别是章衡、窦卞和罗恺,一个都不认识。
  再更多的事实就需要考古探究了。
  但这并不影响苏门七进士一说。因为苏轼有两个堂伯,也就是苏洵的两个哥哥苏澹和苏涣可都是进士。

  当然了,还有什么章舍王氏一门七进士,兴国晟公李氏一门七进士,青山何氏一门七进士,滨州杜家一七门进士,越了解越让人头大如斗。

  其实,何必舍近求远呢?不如说说老家的故事吧。

  清朝经过了275年,进行了112次科举考试,产生了114位状元。
  咦,怎么多了两位状元出来?原来顺治九年(1652年)和顺治十二年(1655年)点了满榜状元和汉榜状元,多出来的两位就是满榜状元麻勒吉和图尔宸,一个都不认识。
  老家湖北在这二百多年里只出了三个状元,而其中一个就在老家村子隔壁。
  事实是,隔壁没有老王,隔壁有状元,而且这个状元还是本家,也就是同姓同宗。
  因为出了这个宝贝状元,其所在村子随后改名状元湾,沿用至今。尽管所在乡镇没有改称状元乡,但一入乡境,就会看到醒目的“状元故里欢迎您“的大横幅。
  因为出了这个宝贝状元,状元姓在地方算是第一大势力,小时候每每谈起自己的姓氏时,一股自豪感不禁油然而生。
  因为出了这个宝贝状元,老家学风向来浓厚,再苦再穷也不能穷教育,不仅仅只是一句口号,家乡人都是践行者。在那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年代,演绎出无数可歌可泣的悲喜剧。
  每年高考放榜后,都会死人。有名落孙山的绝望而死,有父母怒子女不争被活活气死,有中榜了但不如意被流言蜚语折腾而死。有上吊死的,有投河死的,有喝农药死的。
  当年,我也是千军万马中的一员,在煎熬中度日如年。
  我家隔壁的一位大哥哥,通过求学没能跳出龙门,只好在家务农,娶了同乡另一村子的落榜高中女子为妻,两位文化小青年,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努力学犁田拔草、喷药除虫、插秧割稻,务农之路走得磕磕碰碰,日子过得战战兢兢,成为村里人笑话的对象。日子不如意,再努力也得不到改善,拌嘴吵架自然接踵而来,越吵越频繁,越吵越张扬,有宝宝后,矛盾更是越发激化。终于,悲剧诞生了:心高气傲的女子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喝下了整瓶敌敌畏,终结了这操蛋的生活!
  如果我没能跑过独木桥,这样的悲剧是否会降临在我身上,天知晓。
  对于这个宝贝状元,尽管从小就念着他的名字,但我了解的并不多。
  印象中有威望的宗族老人组织编族谱,状元姓好像溯源到了外省。我对这种事向来不关心,曾经有看到写有自己名字的族谱,实际族谱上是另外一个名字,按辈份来命的名,也没有兴趣作更多了解,现在连这个名字也忘了。有个成语叫数典忘祖,说的是我吗?
  按照传统传宗接代的观念和现代计划生育的荼毒,断子绝孙是一种必然,什么典什么祖还有什么真正的价值?我们从历史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从来不从历史中吸取教训。
  曾经春风得意,曾经风云叱咤,好比这个宝贝状元,还有多少人记得他的光辉事迹?除了一个名。
  当年,这个宝贝状元被皇帝赏赐黄金万两,准备回家乡建个状元府,路过河南时,见当地饥民成群,万物萧条,大发慈悲地将皇帝赏金捐给当地政府济贫救灾。而如今的状元家乡,是见不到丝毫的状元遗迹的。当然,就算有,估计也在诸番运动的折腾中被打砸得剩不下一点渣了。
  记得求学的那几年,还没有高铁,上学需要乘长途客车穿过大别山横跨三个省,现在坐高铁只要两个小时,当年乘大巴要一天一夜。有一年寒假回家,正好遇上罕见大雪,被堵在路上折腾了五天六夜,吃喝都成问题。见过被撞死的人,更见过河南的乡民们,雪夜里精神抖擞地搞创收:不仅是翻一二十倍地卖一碗加开水的泡面,更是有乡民有组织地在路上拿着铁揪挖暗坑,此路是他们开,要想从此过,留下引路钱。大半夜的,天寒地冻的,丧心病狂。说起来貌似地域黑,其实我只是针对自己曾经有过的这段独特经历。像我的师兄就是正宗河南人啊,宅心仁厚的一个老好人。
  捐金救民的这个宝贝状元当然是一个行善积德的老好人了。行善之家必有余庆,所以,这个宝贝状元之家,也是非比寻常。状元(嘉庆十六年)他爸是进士,状元他儿是探花(道光十三年),状元他孙和曾孙都是进士,状元这一家是一门五进士,父子两登鼎甲,老子状元儿探花,一个状元定乾坤,毫不逊色于飞刀小李家的“一门七进士,父子三探花“吧?

  越了解,越学习,越发现自己无知。

  好了,古大侠,你赢了!
  你并没有吹牛皮,“一门七进士,父子三探花“不是吹出来的,艺术来源生活,又高于生活。
  但显然,你喝高了!
  在成功地让李寻欢这个低俗的名字脱胎换骨成仙得道之后,你又狗尾续貂,瞎奇葩乱写地弄出来一个李坏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!
  坏,你坏,你真坏,你全家都坏!

http://gulong.tv/data/attachment/forum/202002/15/232739g696wxf6syrw1dxw.jpg

  eseng于2020/4/10

王冦 发表于 2020-4-20 20:08:37

和尚兄弟是写议论文的高手,先引经据典,然后结合实际,举例证明,阐述自己的观点,最后夏然而止!

eseng 发表于 2020-6-3 22:19:31

议论文的三段式结构,这是高中的东西。
经老王这么一提醒,想了想最近码的都是三段式,之前的差不多也是,才发现水平还停留在高中阶段,没有长进,确实让人着急。
高中的老本吃到现在还在啃,而且明显发现如今越码越吃力了,完全没有之前畅快淋漓的快感。
而老王小说的笔法更娴熟精练了,狠辣的风格已经自成体系,自成一派了。
我现在不敢码小说啊,本来脑海中好多影像,但是一开码,就词穷断线了。
业精于勤荒于嬉。近十年来,确实太懒基本荒废了码文。
码得多了才能熟练,熟了才能生巧,才能谈其它。
重新开始吧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一门七进士 父子三探花